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小城故事  

2013-02-21 15:05:50|  分类: 独の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席慕容说:在蓦然回首的痛楚里,频频出现的是你我的年华。

而我貌似恰恰相反:在我蓦然回首的年华里,频频出现的,是我的痛楚!尼玛!

从年初到年末,这段时间,有一首歌很好的诠释了我的一切:找呀找呀找工作,找到一个好工作,敬个礼,握握手,你是我的好工作,再见!

于是,我又回到了待业状态,记得那天跟朋友聚会,临了,朋友悲壮地仰天长啸,像唱京剧一样抑扬顿挫,只恨自己没有一根大长辫子可以拿来转圈甩,他大吼一声,指天骂道:“尼玛,老子明天还要上班!”我一听,颇受感染,不禁悲从中来,如阮籍般穷途而哭,我大吼一声,指他骂道:“尼玛,哥想上班都没得上!”

我依稀感觉到,自己像是进了紊乱的磁场,生活的指针完全乱了方向。如同一截朽木,从内部不知处逐渐蠹烂,腐朽,溃败,开始散发出让我自己都恶心呕吐的腐臭。这种日子,心情简直比过去上学如同上坟的日子更加暗无天日。我以为我已经度过了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结果发现那才只是热身。

我总觉得这是一种应该逃离的生活,可我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出口。在网上海投简历,然后等待。等待是唯一能做的事,然而等待又是最痛苦的事。

在我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我又觉得柳暗花明又一村,于是我瞥眼间看到房间的窗户,急切地向外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可是在寻找什么呢?我自己都不知道。

外面依然是那个阴霾的天空,长满密密麻麻的铅灰色云朵,没有一条裂隙,看不出有任何可以逃离的路径。清新的空气温柔地拂在脸上,混着泥土味,青草味,还有凋谢的花的残香。湿漉漉的大地,在雨水的浸泡下都变得异常清新而润泽。我忽然很想去双脚把那些水塘踩个稀巴烂。

半个小时后,我仍然呆呆的站在窗口,至于出路,此时已不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因为我看到,不远处灰色的屋顶,站着一只黑色的鸟,它和我近在咫尺。没有原因的,我希望它是一只乌鸦,但我没有见过乌鸦,所以我无从印证,我忽然觉得它很像现在的我。它孤独地站立在广袤灰白的苍穹之下,茫然四顾。是在看湿漉的大地?是在看阴霾天空中那密密麻麻的灰色的云?还是在望着远方做着孤单的想念?

我只是在不远处我的卧室窗口,隔着玻璃窗悄悄的偷窥着它。我甚至不敢拿手机拍它,怕照相机咔嚓一声就把它吓走了。我只是静静的窥探着,独自享受这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时刻。它不时低头捋捋自己胸前漆黑的羽毛,然后抬头发出几声自语般的嘀咕。它向四周张望着,望眼欲穿;而我静静的注视着它,心如止水。

由于视力的原因,我看不清那只鸟的眼睛,但我想,它的眼里一定覆盖着一层浓重的阴翳。饱含着无法言说的孤独。当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窗户,想更仔细地看看它时,却被它警觉地发现了,它嗖的一声迅速地飞走了。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满是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得寸进尺。我怅然若失地看着它飞向远方,身影渐渐淡出我的视线,总觉得,它带走了我的什么。

我睁开眼睛,头有点痛,哪有什么鸟,只是一个梦。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