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缘定七月天(六)  

2009-08-04 12:49:00|  分类: 缘定七月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幽红尘,扰扰岁月,擦肩而过也算是有一份缘的牵动,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次回眸,一声问候,一声祝福,在彼此的生命里留下了曾经的悸动,如暗香浮动的清幽,如月光如华的流银,如深夜里悠然卷起的淡淡茶香……

   问世间“缘”为何物,真叫人难以琢磨。因为无法诠释人与人相遇、相识、相知、相交的底蕴和玄机,人们便袭用了从禅语中悟出的“缘”字。

   一阵馨香的风轻抚散发淡淡迷人清香的秀发,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在悠悠扬扬的音符中散漫着沁心的气息。风,踩着缘的节奏飞,飞入梦的枕边,是前世修来的福分,还是茫茫人世间偶然不曾忘却的一双眼眸,在三生石上印刻了爱的痕迹。

  也许缘送情意,情随缘生,在亿万年的时光长河中相逢于今生今世,在众生芸芸的红尘人海中际会于此时此地。温柔的风,浪漫的风,潇洒的风,深邃的风,狂舞的风,将这一段尘缘细线紧紧卷入怀。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彼此心中的那份默契与牵念永不褪色,任岁月荏苒,心有灵犀,千年相通……

  缘起时总是带着春的芬芳,夏的热烈,秋的丰腴,冬的韵美,语言总是生动充满了色彩,如晨曦里揽一缕微笑,不必梳理,每一道生命的阳光都是有声有色。缘在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开心,即使痛也是幸福的泪,小雨淅沥,增添了几分浓浓的情意。

  风是流动的,停止下来就不再是风。在滚滚浪涛海风习习下,每望一眼都是心痛,海浪阵阵,拍打着风激起浪花鼓动的声音,渐渐沉入岁月的海底,留下一串串记忆的脚印,慢慢被时间侵袭、淹没。是缘渐行渐远,是缘淡去无痕,还是风随缘飞。

  梦的呓语还在有风的日子里不曾停歇脚步,在有风相伴的枕边梦着相约相守的誓言与情怀,感悟着上苍的慰藉,还是佛前五百年的夙愿,在今生的一个期冀里不再相忘。

  相濡以沫还在耳边萦绕,风却随“缘”而飞,飞入另一个五百年里轮回的一次凝眸中。月光流银,一地的相思无处寄,梦的边缘,风又在何处再续前缘。相忘于尘世么?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道不破的缘,了不断的缘,倘若无情,如何有缘,即若有情,又怎能飞散?

  静夜里,托出满目的思念将如一的风守候,梦,用埋葬千年的邀请,细细抹去一袖的寒凉;梦,酝酿的柔情千倾,一寸一寸绿满轮回天涯,触一唇的冰冷,仍随风动。

   今生缘,来生缘,低语笑颜,转眼成云烟。风随缘,梦随风,行行泪相随,转世空缘,无须谁人了。   时间过了好久,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冷逸轩被退了出来,送进了普通病房。

   安若素和皇甫俊贤一起在床前守候着他。

   皇甫俊贤:“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开店了。”

   安若素::“那我?”

   皇甫俊贤:“你当然是在这里啦,他一定希望醒来之后第一个见到人就是你。”说完便离开了。

   安若素面对着冷逸轩,眼泪不止:“逸轩你快醒醒啊。”

   时间过了好久,安若素躺在床边睡着了,这时冷逸轩苏醒了,他缓缓起身,发现安若素静静的躺在自己身边,是那么的安静和谐,他抚摸着安若素飘逸的长发,轻轻的在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这时安若素醒了。

   两人四目相对,安若素:“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呢。”

   冷逸轩:“恩,是的。你一直在这里吗?”

   安若素:“恩,是的,你应该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说完准备离开,可是冷逸轩一把拉住了她:“别走,哪里也不要去,好吗?”

   安若素眼里噙着泪水,转身抱住冷逸轩:“我答应你,我哪里也不去。”就这样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第二天,安若素来到学校,韩琦急匆匆的跑来:“素素,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安若素:“当然了,哪里?”

   韩琦:“现在,在足球场,欧煜杰正在比赛,你能陪我去看吗?”

   安若素:“啊,你怎么还没死心啊。”

   韩琦:“是啦是啦,你陪我去嘛。”

   安若素:“好啦好啦,服了你了,一起去吧。”

   他们一起来到足球场,专注的看着欧煜杰比赛,比赛中卖力的为欧煜杰加油。

   比赛到了中场休息,欧煜杰下了台,走到他们面前。

   韩琦激动的说:“这是,我给你买的水,你拿去喝吧。”

   没想到欧煜杰竟然直接拒绝:“不,谢了,我自己有。”

   韩琦:“哦,没关系啊。”于是丧气的把水放进包里,这时欧煜杰对安若素说:“你能帮我拿一下衣服吗?谢谢。”

   韩琦惊讶的看着他们,而安若素说:“好......好的。”

   欧煜杰:“谢谢,我去比赛了,等会见。”

   欧煜杰下场了,韩琦很不解:“为什么她把衣服叫给你呢?奇怪?”

   安若素不想韩琦难过找了一个借口离开:“我先走了,要去酒吧练歌,衣服给你。”

   就这样,留下韩琦和衣服。

   比赛结束了,欧煜杰来到韩琦身边:“安若素呢?”

   韩琦:“她走了。”

   欧煜杰顿时十分生气:“你凭什么拿我的衣服。”

   韩琦:“我......”

   欧煜杰:“衣服我不要了,你想怎么处理随便你。”于是掉头就走

   韩琦在位置上放声大哭......

   晚上,酒吧格外热闹,安若素唱的是如此的动情。

   台下皇甫俊贤和冷逸轩在专注的观看着。

   皇甫俊贤:“喂,你也太夸张了把,两眼一直盯着她,小心瞎了。”

   冷逸轩:“呵呵,怕什么,就算瞎了,我也要看着她。”

   皇甫俊贤:“哇,好肉麻啊。鸡皮疙瘩一地了。”

   冷逸轩:“你是不会明白的。”

   皇甫俊贤:“是是是,你慢看把,我先招呼别人了。”

   冷逸轩:“恩。”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