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缘定三生石(十九)  

2009-05-11 08:13:22|  分类: 缘定の三生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人你以为可以见的,有些事你以为可以一直继续的。然后也许你转身的那个刹那。

    有些人你就再也见不到了,当太阳落下又升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一不小心就再也回不来了,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一次寒冷,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往往有缘没有份,谁把谁真的当真? 谁为谁心疼?谁是谁心中的唯一?累累的天真灵魂。

    早已不承认还有什么神,美丽的人生,善良的人。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来来往往的你我遇到,相识不如想望一笑,忘忧草忘了就好,梦里知多少。某天涯海角,某个小岛某年某月一次拥抱,青青河畔草。静静等着天荒地老

    习惯了感情破碎。

    习惯了雨里流泪。

    习惯了独子一个人回忆过去。

    不要去问到底哪一天能跟回忆再见,也许有一天,不会让自己在蒙里憔悴。是谁?用时间来想念,来等待,来疯狂?又是谁用时间来挥霍来疗伤来遗忘?抹去最后一颗泪滴,你的话还是如此清晰,空旷的失落.在我心里只是说不出.  

    光与影,昼与夜,潺潺流水的轮替;男与女,生与死,爱情天平的两端;天堂,地狱,我遥望着你,无法碰触。如此生死绵绵却又用不交集。

    最近很懒,总是不停的睡觉,然后望着窗外发呆,外面有细碎的阳光破窗而入,测量忧伤抵达快乐的距离,心情在血液里奔涌如初,那些假设的话跃在年轮的边缘,次时,阳光灿烂的开放,穿越尘世,从窗外路过,曾淋湿哭泣的诗行,那些落满风霜的句子,此刻正在阳光的笑容里初恋般的沉睡,那叠瘦如相思的日子,在幸福面前不按地绞起发丝,笑的不知所措又忘乎所以,我们不能洞穿所有的未知,正如没法收藏鸟鸣声那些清脆的沿途故事,一起步入尘世,牵手年轮,岁月的尾烟风尘四起,那些迷了眼睛的尘沙,是否可以叫做记忆,我坐在阳光里,倾听日子流动的声音,感觉这是一个温暖的尘世,莫名的就开始想念记忆中太阳的味道......

    很快的暑假来临,尹母告诉尹锡城,韩莹在暑假后就会来了,尹锡城表面高兴,事实上回头面对欧阳雨晴,又心事重重,总想找机会和她说自己的过去,但是他没有勇气,就这样整个暑假就这样过去了......

    老师:“同学们,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有一位新转来的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同学们发出掌声后,走进来一位年龄18岁左右的女孩,一双似笑非笑含情目,丹唇未启笑先闻。她的眼睛仿佛随时都可以滴出水来,有时眉头紧锁,有点邻家女孩的气息.又有点象小河边的芦苇,浑身飘着芦苇般没有被熏染的香气.她的气息如此均匀,想就这样躺在她的身边,只闻她的鼻息.

    当同学们看见她走进来时,男生们开始议论纷纷。

    同学一:“哇!美女啊!居然来我们班,太好了。”

    同学二:“好漂亮啊......”

    而这时的尹锡城早已看出,她就是韩莹,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来到班上,做他的同学,这时他的脑袋嗡嗡作响......

    老师:“她叫韩莹,是从韩国来的哦。”

    韩莹:“大家好,我来自韩国,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大家多多关照。”

    老师:“你看你要坐在那里?”

    这时韩莹直接朝尹锡城的方向走去,而这时的尹锡城脑子完全空白,全然不知韩莹正在朝他走去。

    韩莹:“老师我可以坐在他后面吗?”

    老师:“可以啊,尹锡城是全班成绩最好的哦。”

    韩莹:“锡城,好久不见!”

    这时的尹锡城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有位同学戳了他一下,他才清醒过来。

    尹锡城:“你......你好。”

    面对这样的局面,欧阳雨晴深感奇怪。

    人生象是做了一场短暂的梦,短暂的好象黑夜里闪过的焰火,荀丽而即沉沦。在繁华的城市,川流不些车流和人群,让人无顾及四季的美景。

  有人说,在这座城市很难看到天上的星星,因为它太渺小了。其实不然,只不过你没有那份心情,身边的锁事已让你视而不见,我常常站在阳台上,抬头望那满天的星星,回想着往事一幕幕。

  记得小时候,天真的我们对于这个世界充满了太多太多好奇。总有许多的事情不明白,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是多么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有太多的形容词,但有时却让我无语。

  小时候总有奇奇怪怪的想法跑出来。逐渐的,慢慢的长大,小时的天真,不切实际的想法越来越少了,少了很多荒唐可笑的行为了。长大之后,就不再把自己的一切写在脸上,不开心,开心,都埋藏在内心深处,似乎觉得一切都是淡薄的,其实不是对一切都那么无所谓,而是明白有些事情,自己是无法改变的。既然改变不了,必须欣然接受。

  长大后,我几乎忘记了快乐,曾经的嗔痴,天真的笑不知飞到哪儿去了,也许随风飘逝了吧。长大后,这景色依然从前,只不过,我的心随时间在变,慢慢走向成熟的心。

    在我的心走向成熟的时候,在记忆消逝的时候,可以听到花开的声音。我沉浸在这如天籁的箫声中,忘却了伤痛,抛开烦恼,回到最初的平静。坐在沙发的角落,听着一遍遍蓝色生死恋的音乐。不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突然迷上这一首首悠伤的歌,,静静的听着,细细的回味着,深深的感触着,默默的思忖着…

  寂寞依旧在放肆的渲染,只是无形中,沉默了我们的双眸。一切已经不重要了,习惯了一个人的与世隔绝,现实的平淡与索然无味,世俗的烦琐。一个人的时候常常会莫名掉眼泪,对这陌生人时,我的笑容甜美。不清楚原因,渐渐依赖上这样的释放方式。

  长大后,我喜欢黑夜中一个人漫步在凄凉的街头。一切,只是在静默中悄无生息的改变。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切一切都宛若百年前的阴霾里——瞬间如梦。有的人晃荡停留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命运的逆转。于是,那些离逝的光阴成就了一些人的理想,亦幻灭了一些人的梦境。

  我还记得那个季节的伤花,带着一点点的露珠,游离在寂静与没落之中。我喜欢把那些晶莹剔透的露珠叫做泪水。它有着纯洁的光泽。可惜,那不够深刻,只不过是一碰即碎的奢华。也许,是人类的悲哀;越是痛的东西越是无法忘却。我拥有太多太多的记忆,我开始痛恨记性为什么那么好。

  虽然,我有选择的遗忘某些场景;只是,夜阑人静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些不想记得的画面,像电影一样开始在空气中播放。而后,你在黑暗中惨叫,你在痛苦中挣扎,会忽然发现,世界还是如此的静好,那一切只不过是你内心还没完全消逝的记忆的低呤。时光静好,阳光下漫天的光泽都照耀着伤口,微微的疼痛,我独自抚伤。

  深夜,突然间让人感到莫名的失落、惆怅与不安。那么阴霾冷清,仿佛徘徊在销魂的寂寞里。两个不同的我,演绎着不同的故事……

    放学后......

    尹锡城:“小晴,你现、先走,我还有事。”

    欧阳雨晴:“有什么事,可以说吗?”

    尹锡城:“恩,晚上回去,我会说的。”

    欧阳雨晴:“那好吧,”回头对司机说,“老蔡,开车。”

    当欧阳雨晴走之后,韩莹便走了上来:“她是谁?你女朋友?”

    尹锡城:“恩。”

    韩莹:“玩玩的吧。”

    尹锡城:“不是。”

    韩莹:“那我算什么。”

    尹锡城:“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韩莹:“不!我不要!我一直喜欢你,你是知道的。”

    尹锡城:“我知道,但是我对你只有朋友之间的友情,没有爱情。”

    韩莹:“不管,我要你。”于是韩莹抱住了尹锡城......

    这时在车上。

    欧阳雨晴:“老蔡,你知道锡城,有什么事情吗?”

    司机似乎知道什么,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口:“没......有吧,可能......买东西去了吧。”

    欧阳雨晴似乎看出了什么:“老蔡,你知道对不对,可是就是不肯说,是吗?”

    司机:“我......我,真的不知道。”

    欧阳雨晴:“算了,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停车了。看见欧阳雨晴下了车,疯一样的向学校跑去,这时他心想:完了,这下少爷完了......

    欧阳雨晴,边跑边想: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可是她还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跑到学校,她整个人呆住了,尹锡城抱着韩莹!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顿时眼泪决堤,绝望的离开......

    这时,尹锡城推开了韩莹:“不!我们不能在一起,我深爱着她。”

    韩莹:“这事,干妈知道吗?”

    尹锡城:“知道。”

    韩莹:“那她肯定不同意吧。”

    尹锡城:“我会让她同意的。”

    韩莹:“无所谓,反正你是我的。”就这样她开车离开了。

    只留着尹锡城在原地,默默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