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暗恋の四叶草(六)  

2009-03-08 12:50:36|  分类: 暗恋の四叶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座城市又开始飘雨,温度骤降,她以最惬意的姿势蜷缩在桌边,看隐循在白开水里的清透,化为水雾丝丝缠绕,静静驶向彼岸。
    房间里有空调散出的气流声,湮没了雨的滴落。单单一扇门,就可以把她与整个世界隔离。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容易被众生抛弃的,那一种对她的淡淡与无视。日子堆积,她便也习惯这样的被孤独吞噬。阳光下,她笑得灿烂,眼神只为世界的美丽而停驻。褪下疲态,再被夜的深邃照回原形。心的多舛并阻拦她的去路。
看着门前的日月交替,看着窗外的日落星夕,10年过去,她的苍老岂止一个30岁的女子所该承担的。她很温柔的转着水杯。温热的液体四溅。混杂着37℃的泪。
    提起电话的坚决,在拨出第三个键后瓦解。她摔掉那个“一辈子”,开始放纵的笑。她从未想过自己还可以有泪为他倾泻。
    “不是说好不再为他哭吗?”
    “你犯贱啊?”
    “他不配你!”
    她一声声在吼,在扇自己的耳光。打碎了满屋的温柔。打散了她后半生的所有祈冀。相依的看日出,相依的看布拉格的鸡鸣钟,看米兰的大教堂。多有的憧憬,在巴掌落脸的一刹暗淡,隐退,然后,消失。
    原以为的天长地久,经过时间的摩娑,都苍白的失了真。娅爱极了那一句“两个人一起是为了快乐,分手是为了减轻痛苦,你无法再令我快乐,我也唯有离开,我离开的时候,也很痛苦,只是,你肯定比我痛苦,因为我首先说再见,首先追求快乐的是我。”她曾经在网上为它感动过好一阵子。默记下它,回头看正在为她弄三明治的乔,调皮的说:“倘若有一天,你惹我生气了,我就对你念这句话!”乔光着脚,拿着夜宵走过来,点点头,又摇摇头。
    娅眯着眼,对他一拳打过去:“讨厌,装什么深沉,干吗又点又摇的!”乔搂着娅,脑袋埋在她温暖的颈窝。低声说:“点头是明白了你下的命令,摇头是遗憾的告诉你,你没机会对我念这话,因为向来都是你惹我不高兴!”
    娅依旧眯着眼,乐呵呵的说:“那倒是蛮好!”
    一声惨叫。乔咬了娅的脖颈……
    她依旧坐在地上,自欺的在寂静钟沉溺自己,痛的感觉还在,但淤痕早被时间冲刷干净,习惯性的,她抱着双膝,闭着眼,竭力的想他,用劲的刷新不快乐。然而一切都是图劳。她开始害怕睁眼。所有的光源,她都开始恐惧。仿佛万物都会穿透了她。一切安全感都开始抽离。娅失重了。或许她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出路。穿着棉白裙。推开了43顶层的门。她开始写信息,删了写,写了删。跨越栏杆,纵身飞翔的一刻,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让她窒息。很沉重的脉搏,奋力的作着决别前的挣扎。
    手机屏幕闪现“发送成功”,然后和娅一起破碎。那一刻,城市的另一头,乔的新女朋友嘟嘴抢过手记,“我爱你。发信人:娅”一个女人的愤怒决堤。乔无奈答应说清楚。免提回拨娅的电话,手机关机。再打家里的电话,三次嘟声吼,是语音信箱留言。“你好,我是娅。我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我带不走我爱的人,也回不了我爱的人爱我的时光。因为担心生活回覆盖往昔,所以选择决别。我仅剩下的愿望,就是所有我熟悉的人都只记得我大大的眼睛,忘了我塌塌的鼻子,记得照顾我的小狗哦!它喜欢吃双汇的火腿肠,不许逼它吃不爱吃的东西!”
    乔和女友呆在那,电话那边沉寂。然后声音缓缓的穿透空气。“我的选择和任何人无关,我希望在乔和她的婚礼上,我的朋友们真心的祝他们执子之手。朋友们,不许丢我脸哦!摇关照新娘子照顾好他哦!他只喜欢睡左边。别让他睡右边,要不他会睡不着。炒饭记得放咖喱,不要错放孜然,要不他打你屁股。别怪我没提醒你……“
    乔靠着墙,一点点往下滑。所有男人的背叛后的内疚,怜惜,痛心,一拥而上。放下尊严,一个1.80的男人,在女友面前,泣不成声。他只是不断在说:“你有她这样了解我吗?“
    她怔在那,捋捋头发,轻轻的说:“我开始了解,她根本没有走出过你的生活。”
    乔披上夹克。冲出房门。拦车。
    他靠着窗玻璃,不断承诺:“娅,我错了。我回来了。我再也不惹你生气。我再也不说那句他妈的害人的话。无论谁要追求快乐,我都不会放手了!我的快乐是你!嫁给我!真的一辈子!拉勾勾,好不好?”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男人哭,听着他的话,只是踩下油门,飞快的开。因为同类,所以他可以读懂他的心!
到了公寓门口,乔仓惶的找钱。司机微笑:“快去吧!加油!”城市里的任何人在某一个时刻,总会惊喜的给人带来感动!乔回笑,然后飞奔出门。11幢2单元被警察灯照的通亮。他的身体开始变轻。很多人在议论。他上前。警司拦下。乔只是说:我住这。他从紧急通道坐电梯,双手合一,保佑娅只是出走。“叮!”电梯停在了33层。门打开的一刻,他看见娅的房间门敞开,看见窗帘被风吹起,在空中轻舞飞扬。那一刻,他才明白,为什么听到语音,他的心在抽动。曾经生命中的一步府脱离,冗长的寂静覆着在这一个被痛苦沉溺的男人心头。
    他拿出手机,开始写信息。无论那一个号码是否还可以被它的主人看见。乔纵身跳跃的一刻,手机滑落,掉落在天台。男人着地的位置恰恰在女人的旁边。警察封锁现场时,发现了男人的手机上赫然写着“发送失败”.
天堂中的女人挽着男人,乔把头埋在娅的头发里,哭得像个孩子。
   “我回了信息,可是没有发出去!”
   “我知道呀!没什么。上辈子你欠我一个‘我爱你’。这辈子要用无限循环来还我!”
    娅眯着眼,拥着乔。
    乔轻轻的点头,开始说:“娅,我错了,我回来了,我再也不惹你生气……拉勾勾好不好?”
    爱情无论在哪里,无论在何地,滋生的甜蜜都一样烂漫。
    邱亦枫在灾区救灾,晚上拿着笔记本电脑,写着自己的博客,夜深人静打着电脑,房间里之剩下敲打键盘的声音。
    默然的他感到莫名的空虚,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想和一个人聊天。
    拨通电话......
    邱亦枫:“嗨,最近在干嘛呢?”
    白晓冰:“在家乡陪父母过年,你呢?”

    邱亦枫:“我在湖南雪灾区,救援呢。”
    白晓冰:“是吗?你嗨挺有爱心的。”
    邱亦枫:“对了,现在很晚了,没打搅你吧。”
    白晓冰:“你说呢。”
    邱亦枫:“啊。对不起。”
    白晓冰:“呵呵,骗你的,我也睡不着,在听歌。”
    邱亦枫:“哦,什么歌啊。”
    白晓冰:“我比较喜欢听东来东往的歌。”
    邱亦枫:“是吗,他的哪首?”
    白晓冰:“《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很抒情的。”
    邱亦枫:“这首歌我也挺喜欢的。”
    白晓冰:“是吗?”
    ......
    就这样他们聊了一个晚上。
    吴琪:“我们今天去坐摩天轮吧。”
    蓝俊:“怎么突然想坐摩天轮了?”
    吴琪:“就是想坐嘛,这几天看了一本名叫《暗恋摩天轮》的小说,里面的情节我很喜欢,真的,所以特想坐坐摩天轮。”

    蓝俊:“是吗?哪好陪你。”
    吴琪:“你真好,你以后不会辜负我吧。”
    蓝俊:“怎么会呢,我永远不会的。”
    吴琪:“哪就好。”
    蓝俊:“我送你一样东西。”
    吴琪:“什么啊。”
    蓝俊从口袋里,拿出一朵花,原本是想送给吴琪的没想到,花枯萎了。
    吴琪:“这......什么啊。”
    蓝俊灵机一动:“这多花是刚从花店买来的,可是它一听是要送给你的,于是自动凋零了,因为它说它比不上你的美。”
    吴琪听了十分感动,拥抱了蓝俊好久好久......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