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暗恋の四叶草(十九)完结  

2009-03-28 12:54:41|  分类: 暗恋の四叶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希望终于与现实相遇,我们也终于相遇。

    我们的,你敷衍了事的过去,我痴心不改不停原谅的过去。我依稀观念及你稍稍的好将你所有的坏忘掉。可我害怕这种习惯,我怕有一天你再也无法企及时,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些习惯,这些爱你的习惯。

    你永远都不会让我安心的享受爱你的权利。

    回忆与心痛相楚而生。

    明明灭灭的烟火尽头升起袅袅的微弱的夕烟,像我很多年前做过得一场旖旎的梦。

    那个最为安静的年代,从远处升起的炊烟下面我在热火朝天的为你煮一餐饭,午饭或者晚饭。生命就这样被舒缓展平为一个一个的细节,幸福浓缩在我为你钉得一颗纽扣里或者等你归来的望眼欲穿的崎岖的路上。

    醒来的清晨,却再也忆不起你当时的表情,是微笑,抑或闪躲。夜里无人知晓的记忆,终究无法让它轻轻的过去,悄悄地把这些秘密潜藏在历尽坎坷的心里,不告诉你。转瞬即逝天荒地老都没关系。

    什么都没关系,只要你在现实里爱着我就都没关系。               

    你就这样被我生生的记住,泛滥在每一个孤寂的深夜,而那些孤独都因你而起。夜走到深处都舍不得将这些轻柔的温暖冷却掉,纠葛太厚重,却再也无法挥挥手流一点泪轻易的走掉。

    我的爱是一场放逐的流浪,以那场梦为目标,追逐尽头的你,于是开始了你追我赶的游戏。而你总会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给我足以树立信心的希望;在我集满勇气信心十足的时候你又逃到我光着脚丫都追不到的地方。我的生命一次一次重复着铺天盖地难过和快乐。

    只因你,一切的缘由都在你。

    他们说,当时针、分针、秒针、重逢在零点零刻时,深深吸一口520,让那些烟雾像爱你那般浸入五脏六腑,你就可以如我爱你这般爱我,而我希望你不要像我这样恋到痴傻、傻到疯狂、狂到心痛、痛到泪流满面。

    你知道我舍不得,从开始就不忍心看你难过,即使我自己都这么的难过。所以,520就真的只是我爱你而已,你从未爱过我。

    我没有吸,自始至终。

    所以你也不必如我这般哀悼所有的付出得不到回报。妖冶的燃烧到最后,只剩空气在传绕。没有人记得今夜它经历过怎样灭顶辉煌。只是它似乎也如我这么切肤的爱过,否则那味道怎么会让我的在这深夜里泪流满面。

    回忆浓郁,被悲伤信手拈来。空气里沾了轻微的烟的香气与往事缠绵成一片沼泽。眼睛在温柔的回应,抒情的浸湿了所有。

    所有关于,你的,我的,我们的往事。

    你的我没来得及参加的往事,那些我道听途说被夸大了事实的你的过去。我可以再也不和自己计较。你微笑的侧影;眼角细细的皱纹;掌心凌乱的脉络,温厚的可以将我环绕的手臂,从细节开始剪接到心里最温暖的地方。从现在开始偷偷的埋葬。那么那些过去就让它沉溺在曾陪过你的人的生命里吧。

    原谅自己没来得及,在最早的时间遇到你。

我的,你从来不关心的过去,附在你耳边讲都回思想游离的过去。可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一直在等你。你又知不知道我所有的等待只为了与你相遇。然后,然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2008浮云般散去了温暖,那些折戟尘沙的情绪在脑海里水藻般扭动着妩媚妖娆,我麻木的身体耷拉在2009的海岸,那一波一波袭来的潮湿魅惑了我手里纸折的心愿,不知道如何放飞这份冰冷的沉甸甸。

    剪不断???

    曾固执的认为只要牢牢握住你垂下的温柔就能享受风筝般幸福,可怜我握得太用心,越握越紧的疼爱空叹息着你对我的青睐在指缝间拖着弧线流走。

    我们的爱,还没有剪,就已经断了。

    我握着感情的另一段,靠着自己影子,无奈的感受着我们的爱从眼角越流越远,越流越寒,我好想叫你留下来,可我没有,只能祈祷着你能越飞越远。

    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孤单,刻骨铭心的感触,就像溢满温馨的小屋,忽然单薄得只剩下墙上那泛黄的照片。

    可惜这孤单你没有看见,因为你一直没有回头给我留恋,我无法怪你狠心,因为我看见你那潮湿的脚印蜿蜒曲折地绕到很远很远。

    那一瞬,越发感到孤单,就像回到曾经记忆里最温暖的地方却茫然发现所有的熟悉都已经悄然被取代偷换,只剩下陌生突兀的立在那里。

    叹息,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叹息了。

    悄悄地将我们的故事埋葬,埋在这最熟悉却又最陌生的地方,无需触及,都会感伤。

那断成两段的故事,在心中张扬着生硬的线条,你的故事和我的故事却怎么也无法拼凑重来,背道而驰的忧伤。

终于明白,不是我们的爱断了,而是过去和未来断了,过去的执着在此刻苍白脱落了。

    你的小拇指勾上了谁的温柔?你的心熟悉了谁的轮廓?……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只要知道你很幸福就好了,仅此而已。

    理还乱!!!

    只有黑夜是我最中意的归宿了,许多情感毕竟只能在黑夜里平静纯白。

    童真已粗暴地顶破嘴角的脆弱,斑驳着狰狞的黑色,硬生生地刺痛着心底最软弱的角落。对着镜子,再也无法挤出童真的笑容,再也不敢坦荡荡的面对那种透明了,因为心里怕看见时间在脸上斑驳成沟壑而自己还一无所获。

    我终究还是一无所获。

    站在曾经翘楚的大学,站在曾经翘楚的20岁,却收不到曾经纸折的愿望,那些美好的想象终究未能从童年飞到我的手中。

    不知道是我浑浑噩噩地跑错了方向?还是童年的纸飞机更本无法飞过这片浑浑噩噩?

    每个夜,一遍遍将往事咀嚼回味,可怎么也无法拼凑一个完整的过去,那些埋在另一端的岁月密密麻麻的闪耀着冰冷的单薄。

    终于明白,过去,不过是枕巾上的一片潮湿,想起它时,它就从眼角平平静静的来,没有想到它时,就是安然入睡。

    如果还有重来,我一定跟着纸飞机跑,哪怕摔跤,因为那样至少永远不担心自己的方向。生活,不过是一个害怕死亡到期待死亡的过程,过程很复杂,结果很简单,可人往往高举着结果的招牌忽悠过程,可是因为你,我开始在意这个意味深长的过程了,过去已过去,未来还未来,我们都要好好的过!

    好好的过……

    习惯把你们的照片永远带在身边,在某个夜晚雨后春笋般的复活过去的点点滴滴,直到眼睛被跳跃的过去胀满,倔强的撑着,不忍心让它流出来。

    家,最永恒的牵挂。

    把已经爬满尘土的亲密重新包装装潢,让你们看见最真善的最甜蜜的一面,你知道,我是爱你们的,一直都是,只是我曾经不想言及。

    沉默,是不想我的颓废带给你无法消除的伤,只想一个人静静舔舐属于自己的嚣张,头破血流了才知道这何尝又不是一种伤。

    终于明白有种伤,叫做幸福,伤,维系爱与情的桥梁。

    答应我,你要好好的。

    答应你,我会好好的。

    未来,我要像吃糖果一样,分成一小块一小块慢慢咀嚼,我想珍惜所有。

    未来,我要像画油画一样,种上一大片一大片小小希望,我想给你幸福。

    我们都要好好的过。

    永远永远……

    闭上眼,就感觉到你悠然不知从那个神秘天宇飘然而下,落在我的心里,给我暖暖的感动,是否每个细胞都酥软成想你的形状。

    你对我的爱偷去了我全部的爱,今生只想和你一直走到永远永远。

    想你,成了疲倦学习后最美好的习惯,想你,满满的幸福。

    曾经留给她的空白早已被你的笑脸填满,那些未用的多情也枯萎凋零。原来,你就是我在儿时期盼了一千回的未来侣伴。

    亲爱的,我们会幸福的。因为我真的在努力的学习着,我要给你幸福。

    亲爱的,如果有一天你不小心把我丢了,我答应你,永远在走散的地方等你回来。

    亲爱的,如果我不能爱你了,一定是我死了。

    白晓冰:“亦枫,你知道吗?我现在感觉好幸福,阳光打在身上好温暖,依靠在你身上,感觉很踏实。”

    邱亦枫:“是吗,你知道吗,当阳光打在你那一头秀发上是多么的美丽”

    白晓冰:“谢谢。”

    邱亦枫:“而且,我会一直让你这么幸福的。”

    白晓冰:“我相信你。”

    秋天的日子近了,天空渐渐崭新起来,蔚蓝起来,好象是仙女把天宫整个都打扫了一篇似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清新惬意。

    白鹭在天边飞翔,无忧无虑,三三两两,成双成对,在饱餐着黄昏的景致,更为这美丽的晚霞增添了几许飘动的笔画。

    下班时候,路上的人非常地多。宁波的气候真好,看到人的熙熙攘攘,瞧不见空气的污污浊浊,所以给人一种干净的繁忙。路灯慢慢都亮出来,照着每个归家人的路。突然这个时候,就勾起了对家的无限地思念,家,在那个遥远的地方,在那个人熙熙攘攘,空气污污浊浊的地方,但真的想念,想骑着的单车能飞起来,眨眼间,飞到那个思绪停留的地方。

    邱亦枫:“晓冰,你知道吗?今天的夕阳好美。”

    白晓冰:“是啊,好美”

    邱亦枫:“你的眼睛也好美。”

    白晓冰:“别这么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

    邱亦枫:“你说什么!在......在说一遍!”

    白晓冰:“别这么看这我,怪不好意思的。”

    邱亦枫抱起了白晓冰:“你能看见了!你能看见了!”

    白晓冰:“啊!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太好了。”

    邱亦枫:“老天有眼啊。”

    白晓冰:“哇,夕阳真美!天空真美!一切都有好美!!”

    邱亦枫:“比起这些,你最美。”

    第二天他们来到医院......

    邱亦枫:“医生你看,她的眼睛完全好了吗?”

    医生:“我想是的。”

    他们谢过了医生准备走时......

    白晓冰:“亦枫,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还有事和医生谈谈.”

    邱亦枫:“好的。”

    白晓冰走到医生那里

    白晓冰:“医生,你可以给我做个全面检查吗?”

    医生:“好的。”

    做完检查......

    医生:“好了,你的身体状况很好。”

    白晓冰:“有没有癌症?”

    医生:“笑话,没有。”

    白晓冰:“谢谢你。”

    于是她兴奋的走出去......

    邱亦枫:“你刚才干吗去了?”

  白晓冰:“不告诉你。”

    邱亦枫:“不知道李凯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白晓冰:“是啊,挺惦记的。”

    每天听着无数情歌,是不是就可以把所以寂寞摆脱?

    每天难过的人很多,有我一个并不多,可是为什么我的难过没人能够理解我。每天都会幻想很多,

    不外乎都是一些幸福甜蜜,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所以我很不想回到现实中去。

    爱情它是种什么东西??它的魅力总是让人无法抗拒。明明知道会受伤,却还是会让人不顾一切的去尝试!

    曾经很相爱的人,因为某些原因彼此伤害了要离开,后果是只留下了一个人在苦苦等待。

    你说我们的爱已经到了尽头,而我却徘徊在记忆里,痛依然存在。六年的感受,我醒来总不忘敷着我的伤口,为什么?

    中间投入的太多太多,竟然还是敌不过现实的煎熬,不想罢休,却总是伤害太多,谁会真正关心我的病痛。

    痛在心麾,早在为了家庭前程断送,现在还是因为家庭走上不归路,或许都是我的错,但我仍然愿意更服从的迎合他的要求,我知道我的一切是他给我的,我该顺从。

    谈不上是爱是恨,感觉自己现在就象一个迷了路的小孩,没有人告诉我,我该往那里走,那里走。

    我答应过你,我会好好的。我却忘了告诉你,我的心,早就属于你。你走了,我的人生那里还会好呢?

    原谅我,这一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依然爱着你。

    有时候想我在拥有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是不是我真的很愚蠢。  

    每次和你通电话我都不想挂,

    每次在你挂电话之后我都会和你说上那一句话:我爱你!

    不知道你能否感觉的到,每次和你一起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做,那是因为我太在乎。不敢亲口对你说,

    那是因为我觉得我还没拥有能够给你幸福的能力,我很指责我自己。

    很多次我都不小心的就伤害了你,每次我都害怕听到你哭泣的声音,有好多好多我的故事都想告诉你,却害怕你为我伤心。好多次,好多次,我的伤口都是我一个人在背,我不想告诉你,

    就是因为我不想你为我担心。

    你曾经问我爱你什么?我以为我不回答,你一定能了解。可是你还是不懂我心。你怎么不知道,我对你的爱我无法用语言表明,如果真的要用一种分量,那么我将要对整个世界呼喊:我爱你!如果还不够,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为你结束我的生命!

    你说,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难受,我也尝试了好多能够把你遗忘的可能,可是越想忘记思念就来的越浓。

    我已经没有了把握!

    你叫我要对她好!你说这是我的责任!那么你呢?你知道我和她的事有多少,

    你怎么舍得就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给我就这样来误会我你的心不痛吗????

    我承认我对你的伤害很多,可我只想说怪我陷的太深,我不想你陪我受罪,我不想你陪我受苦。

    我放了你走,才发现,我做不到,我错了,你走了,我也跟着心死了。

    我有时候也会耍小孩子气,有时候我也会太天真,可是并不代表我真的会很任性啊?

    如果是我的错,我想挽救,如果不是我错,那么请你为我珍惜!如果我再次对你挽留,你会接受吗??

    李凯:“你想怎样,别每天都缠着我好吗?”

    李晓寒:“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李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

    李晓寒:“我不相信,那道你一点点回忆都没了吗?”

    李凯:“我现在只要想到以前的事情,我就头疼。”

    李晓寒:“怎么会这样。”她很痛苦,李凯似乎看出了她的痛苦

    李凯:“别这样,以前我们真的很相爱吗?”

    李晓寒:“是的,很相爱。”

    李凯:“不好意思,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李晓寒:“我带你回杭州吧,也许你能想起什么?”

    李凯无奈答应了,他不忍心对这个女孩说‘不’

    他们回到了杭州,李晓寒带他走遍了杭州的每个角落,可是李凯还是什么也想不来。

    李凯:“算了吧。放弃吧。”

    李晓寒:“不!我一定要你想起来。”

    李凯:“何必呢?算了,我很累了。你能带我回家吗?我不知道回家的路怎么走。”

    李晓寒带他回家......

    李凯:“这里就是我的家吗?”

    李晓寒:“是啊。”

    李凯:“我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李晓寒在李凯窗户外站了好久,李凯实在看不下去了。

    李凯:“下了这么大的雨,你还是回去吧。”

    李晓寒:“我不要回去。”

    李凯:“也许是老天故意让我失忆的,让我忘记以前的痛苦回忆。”

    李晓寒:“你失忆了,可以忘记以前的事情,可是我没有,我还是深深的爱着你的。”

    李凯:“算了放弃我吧。我现在失忆了,我知道,我们以前相爱过,可是现在我什么也不会,什么也没有,我拿什么爱你。”

    李晓寒:“没关系,一切都是可以重新开始的。”

    李凯:“算了,你回去吧。把我忘了。”

    李晓寒绝望了,她默默的往回走。李凯望着她的背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李晓寒慢慢的走在马路上,身边穿行的车辆,她全然不顾......

    李凯看见了还是追了上去,突然从李晓寒前面飞速驶来一辆车子,李凯猛扑上去,终于躲过了......

    李晓寒:“李凯你没事吧。”

    李凯:“你到底想干嘛,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李晓寒:“你还管我干吗?让我自身自灭算了。”

    李凯:“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样你的父母该有多心疼。”

    李晓寒:“我知道,李凯,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李凯:“重新开始?什么意思?”

    李晓寒:“就是重新开始一段崭新的恋爱,我要你重新爱上我。”

    李凯:“你真的想这么做吗?”

    李晓寒:“是的。”

    李凯:“你要知道,我现在失忆了,什么也不会,什么也没有,你跟着我会很苦的。”

    李晓寒:“我不怕。”

    李凯:“那好吧。”

  于是就这样他们又在一起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蓝俊一直陪在吴琪身边他相信她会醒过来,他的手一直扣在她那没有反应的手上,他要传递的,不仅仅是力量,更多的是他的爱!一天,他因为疲惫将头靠在床头睡着了,在不知不觉中,吴琪的手似乎有了微弱的反映。

    第二天蓝俊醒来,发现病床上的手突然紧紧的扣紧了他的手......

    蓝俊:“吴琪你的手,我不是在做梦吧,你还有知觉,你还知道握住我的手,”他叫来了医生:“医生,她还知道握我的手,是不是表示她快醒了。”

    医生:“我想是的,她奇迹般的度过了危险期,很快就会醒的。”

  蓝俊激动不已,第二天晚上,吴琪醒了。

    蓝俊:“吴琪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我一直很担心你。”

    吴琪:“你好傻,我没事的,我怎么忍心离你而去呢。”

    蓝俊:“我这几天说的话,你都知道,对吗?”

    吴琪:“是的,可是我无法回答。”

    蓝俊:“太好了。”

    经过几天的休养吴琪出院了......

    很快的,2009的钟声想起,他们六人又重聚在杭州。

    邱亦枫:“太好了,你们都没事。”

  李凯对李晓寒说:“他是?”

    李晓寒:“他是你最好的兄弟!”

  邱亦枫:“晓寒,他怎么了?”

    李晓寒:“他失忆了。”

    邱亦枫:“怎么会这样。”

  李晓寒:“可能是上天安排的吧。”

    蓝俊:“只要人没事就好,记忆早晚会恢复的,不是吗?”

  白晓冰:“你们知道吗?我差点就看不见你们了。”

    吴琪:“为什么?”

  邱亦枫:“因为她差点瞎了。”

    李晓寒:“现在不都没事吗?可见老天还是怜惜我们的不是吗?”

  白晓冰:“是啊。”

    蓝俊:“今天是08年的最后一天,我们许下一个心愿吧。”

  众人异口同声的说:“好的。”

    在众人的注目下,2009来了,他们许下了自己各自的心愿......

    邱亦枫握住白晓冰的手:“你的心愿让我来帮你实现吧,好吗?”

  白晓冰:“好啊。”

    这时天空飘下了雪花,他们拥抱在雪里,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情缘......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