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暗恋の四叶草(十七)  

2009-03-26 10:41:36|  分类: 暗恋の四叶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渴望自己的灵魂和感情,能够像雪花一样纯洁,不会贴上尘世的虚荣,不会被名利所奴役。在茫茫的雪原中,纤尘不染地飘零,带着天国许下的福音,今年成为瑞雪,来年成为土地的希望,让每一双曾在泥土与耕耘中磨砺出的长满厚茧的手,捧满丰收。

  我盼望翩翩起舞,像雪花一样在寒冷和困境中依然坚持属于自己的舞蹈,不管有没有属于自己的观众和掌声。我在岁月的河流里,早已注定要沙浪沉底,只是害怕因为自己的不小心,在浪尖的一瞬,我会踩伤了那朵稍纵即逝的浪花,那个和我一样执着的舞者。

  或者,在一场淋漓尽致的飘落之后,能够遇到一名顽皮的女子,把我雕塑成一个静默的雪人,在阳光下滴一滴幸福的眼泪,为自己曾经化身为人感到骄傲,感到自豪,然后让自己在享受阳光温暖的爱抚下香消玉殒,而不必让那个女子有一丝怨悔和内疚。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我的梦想太过于童话,,于是我选择用文字,来述说那些不可能的忧伤。

    我的爱情和写作,从来就没有分过身,我坚持写作就是在坚持让自己始终爱着,也许这样说有些牵强,但我很幸福。我不能让写作荒废,更不能荒废了爱情,写作和爱情单独存在本身是忧伤的,把她们婚配在一起水乳交融,就化身成了我的幸福,别人如果能够体会我的忧伤和幸福,我的幸福就到了极致。

  于是,在春暖花开的季节,用一杯热咖啡打发时光,等待一份尚未错过的爱情,我的情绪得到梳理和舒展,慢慢地我也成为自己笔下的风景,任桥上桥下的路人经意或不经意地打量。一朵红色的玫瑰,原来也可以安安静静地绽放,并被压制风干成一页书签,在若干年后被你翻启,你会惊讶我的忧伤曾那么美丽,像一颗红红的心脏,曾热烈地跳跃,为了生活。

  于是我的生活方式定格在爱情的镜框里。思考,再思考……忧伤,再忧伤……

    忧伤以一种近乎固执的姿势,与近乎固执的幸福对视,坚持下去,给自己定下一个期限和目标,成功与失败没有关系,只是不能辜负了自己的一点点兴趣。是的,我对忧伤很有兴趣,我乐于其中,但我不能无休止的写下去,我总该为其他可能更多彩的生活做点什么。只是现在没有目标,朋友让我学习打太极拳,但是打太极拳就没有忧伤吗?

  太极图自成图之日起,不可避免地陷入到黑白、阴阳的矛盾漩涡中。爱情的双方,都是胜利者,都是失败者。我帮不了谁,更帮不了自己,我只能用忧伤的眼神注视我经历的故事,用黑色的文字把它记录在一张洁白的纸上,用你述说我的名字,用我诠释你的爱情。

  结局,永远受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我能够把握的只有现在,只有现在不断地努力。我付出努力和爱情,只是为了让你知道,我曾经多么忧伤地等待你,等待你来分享我的幸福。

  忧伤继续,写作继续,爱继续……

    时间过得好快,真的好快,转眼间到了2008年最令中国人自豪的日子——北京奥运会。

    李凯:“我有一个想法。”

    邱亦枫:“什么?”

    李凯:“我们一起去北京看奥运会吧。”

    李晓寒:“好啊,好啊,我同意。”

    李凯:“亦枫,你呢?”

    邱亦枫:“恩,好啊。带上白晓冰,蓝俊,吴琪一起吧,怎么样?”

    李凯:“当然好了,那用什么交通工具去呢?”

    邱亦枫:“你不是会开车吗?就开车去,顺便可以沿途看看风景。”

    李晓寒:“好主意。”

    李凯:“好是好,不过就是苦了我了,呵呵,但是我愿意。”

    邱亦枫:“那就这么办了,我去通知大家。”

    时隔一周,李凯李晓寒,邱亦枫白晓冰,蓝俊吴琪,他们六人一起坐着李凯的车子,去北京了,一路上有说有笑不亦乐乎......

    李凯:“现在我要加速了,你们记好安全带啊。”

    李晓寒:“别开这么快,当心出事,这里是事故频繁发生的地方。”

    李凯:“怕什么,我的技术可是超好的。”

    邱亦枫:“恩,李凯,我们相信你。”

    李凯更加自信了,以更快的速度往前面“飞”......

    但是他们没有发现在路边立着一块牌子:前方道路已断!请司机绕到!否则后果自负!

    不断地向前,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现在他们走的是一条不归路......

    “砰!”一声巨响,车子跌落山崖,六人失散......

    李凯在车子出事以后,拼命抱住李晓寒的头,在中途跳下了车,摔落悬崖......

    李凯用尽全身力气不让李晓寒受伤,而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被岩石撞的头破血流。

    滚到崖底,李凯昏倒了

    李晓寒:“李凯!李凯,你怎么样了,你怎么全身都是血,你好傻,救命啊救命。”

    李晓寒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绝望了,她听听李凯还有心跳,于是干脆背着李凯,寻找人家......

    邱亦枫也抱住白晓冰,随着车子的跌落山崖,他们也随之跌落......

    在车子不断的跌落中,玻璃也碎了,玻璃渣刺中了白晓冰的眼睛

    白晓冰:“亦枫,我的眼睛好疼。”

    邱亦枫看看白晓冰,满脸都是血,尤其是眼睛被玻璃渣刺伤了

    邱亦枫搂着白晓冰哽咽的说:“没关系,有我,不怕。”

    白晓冰似乎得到了安慰,但是眼睛的疼痛他、任然没有减去,反而越来越疼,邱亦枫干脆砸碎了所有的玻璃,从窗户口逃走了。

    蓝俊和吴琪他们被车子甩到很远很远。

    他们昏过去一段时间。

    蓝俊苏醒了:“吴琪,吴琪,你在哪里?”

    只听见吴琪微弱的喊道:“蓝俊,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蓝俊顺着声音来源,找到了吴琪,只见她被车子压着,动弹不得。

    蓝俊:“吴琪,别怕,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相信我。”

    蓝俊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铁棒,用尽全力把车子撬开,救出了吴琪。

    吴琪:“我就知道你能把我救出来,我一直相信,我......”吴琪昏了过去

    蓝俊:“吴琪!吴琪!!”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