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暗恋の四叶草(十六)  

2009-03-25 10:24:53|  分类: 暗恋の四叶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这样的夜晚,窗外飘着丝丝细雨,轻而无声,路灯照射在潮湿的地面,反射出昏黄的颜色,让我的心情不禁又寥落起来。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的屋里,有一盏灯,有一杯冰冷的咖啡,收音机里有主持人幽幽的声音和伤感的背景音乐,还有满屋子弥漫了寂寞的空气。

    很早就有在静夜的沉重中喝咖啡的习惯,没有了所谓的甜,没有了所谓的苦,心甘情愿的喝下去,也无所谓回味。真正的清醇和馨香,还有那浓浓的感触,在思绪的纷绕中似乎谈不上享受,只求一种无有睡眠的打扰,肠胃的不适带来大脑的涌动,在刺激的痛苦中,甘愿那种负面的伤害蔓延开来。

   寂寞的人容易产生幻觉,我亦如此。常常企图抓住些什么,但是那些柔软的温情消失的那么快,在没明白之前就已经失去,抓不到细节的东西,我所能回忆的也就越来越少,可是我知道那些都是曾经真实过的,因为心总会似有似无的抽搐,眼睛总是被一股暖流淹埋。可是如今所剩下的只有模糊不堪的记忆和我淡然的微笑。

   我什么时候变的连我自己都看不清楚自己了?无论白天多么的冷若冰霜,灵魂却一直在黑夜里哭泣。我拼命微笑,努力掩饰内心深处的寂寞,但是我知道微笑无法带走寂寞。海子曾经说过,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因此天堂的马匹不远。

    以此类推,绽放不远,因此凋零不远;相逢不远,因此别离不远;得到不远,因此失去不远。所以,我又开始害怕得到,没有得到,便不会有失去了。诗人李白曰:“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斗酒诗百篇的诗圣发出了无奈的感叹,忍得住寂寞的人是有克制能力的人。

    寂寞与无聊有着本质的不同,无聊是一种空虚,空耗时间。鲁迅说过,浪费时间,等于慢性自杀。无聊是一种消极的心态。寂寞则不同,寂寞是一种自我调整,积极思考,拓展人生,它是一种积极的态度,非常有利于拓展事业。当代毕昇——王选教授曾经讲过,他的事业是在未出名前干出来的。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孤单寂寞之苦,才会有所收获。花的事业是美的,同样叶的事业也是甜蜜的。红花还要绿叶扶呢。

  都说是,爱到深处人孤独,情至穷时尽沧桑。两句尚存喘息的话语,残留着劫后余生的倦怠,也有着饱尝的生命对未然希冀的谆谆劝诫。其实寂寞本是一杯苦茗,非心感身受是不能啜品其中真正滋味的。所有的欢乐或许是相似的,但从来没有可以摹仿的悲伤,寂寞是没有可以比肩的。

    永恒的微笑里蒙娜丽莎和世界神秘地凝视,凝视着达·芬奇永恒的寂寞;独上高楼月如钩,钩去了李后主雕栏玉砌,寂寞落定千古尘埃;三毛情真情烈情深情痴,青衿天涯,遗爱人间,辉煌焚尽处虽芳魂如焰,一滴寂寞泪滋润沙漠永远的焦渴。   

    看过太多的现代爱情故事,当离离合合已经成为了必然时,我依然固执地想从中找寻永远。似乎,在需要得到一个被爱实体的同时,我更需要一个精神的寄托,一个梦想中虔诚的灵魂,然而我却在现实种迷失了。那所谓的灵魂是否是自己的本质所在的,我有点怀疑,至少我现在是不能确定的。 凝滞的流逝在浓重,浊流淌过了阴影,黑色的眼睛又浮出,寂寞的世界里,生命宁静而清澈。

    爱是一部属于自己的原创小说,谁不期待其中描述的是一份细水长流的天长地久。可是,当每一张纸微微泛黄,当每一页书角渐渐卷曲,当潺潺的溪水已断流,当我们总是徘徊在爱与痛的边缘,当我们掀开记忆的箱子,积了多年的尘埃簌簌散落,扑进双眼,我们是否会回忆起初开始时美丽的憧憬与希望,大多带着淡淡的遗憾,美丽已不在。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又会不会羡慕起岸边的野草,它们一直守着寂寞,却一直怀着憧憬充满希望不知疲倦地活着。

  寂寞就如同阳光下的影子,愈是绚烂明媚处,愈是它阴郁的长相伴随。许多的时候,簇拥的花环和寥落的心情总是在掌声的领奖台上同时颁发。欢爱浓时愁亦浓,最纷嚣的霎那也是最寂寞的一刻。

    人在热闹处的境遇,是花木争荣的郊外初春,是歌舞升平的前朝台榭,一旦衰败和倾圮,瞬间的光艳倾刻就是幻灭,永远成了虚幻,像神面金色肌理上剥落下平凡的沙石,还复给神的却是残损和孤独,这是时空的作品;淹没了人的是叹息和寂寞,这是繁华的余音。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脸色苍白缺少阳光,它籍眼睛发光,唯一神情只有忧郁,双手摸索着荒芜。走在人群里很难被认出,除了我落寞的身影。于是地狱,天堂和炼狱都不会接纳我,因为我拒绝拯救,灵魂也无能为力。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一具具的面庞下有几许欢喜,而又有几许哀愁!表里不一,言行不一致,每一个人都在努力支撑那张有的人可以使它更加完美,而有的使它更加支离破碎的面具。

    这些身影都被一些燃烧的光线牵引,悠闲地晃来晃去带着许多黑色的又带着银色的剪影,变幻着多种姿势,发出一种纯粹又单调的声音,被风霜雨雪冲刷着,重新组合自己的人生。

  现在的我不知道我到底属于哪一种人,我弄不清我到底是内向还是外向,到底是稳重还是轻狂,到底是冷漠还是热情,难道这是社会和人与人关系所造就的必然?                                  破碎的片段拼凑的身体满是伤痕,孤独的身躯在许多时候,我只听到自己远去的呼喊与破碎的记忆在空空的网络中虚无地游荡着。

    在离开那里后,在现实的冷淡中我梦中会有泪水。曾经我在黑暗中开始自己的理想,又在黑暗里结束它。往事是一种伤痛,想学会冷冰冰地面对,但是却是更多的失望的痛苦,总想拥有平静的心境,但是临水而立,我却看不到自己灵魂的影子。我舍不得记忆,也走不出痛苦。

 如果今天的绚烂是为了明天的怀念,是为了在风轻云淡的某年某月某日里感叹,缘起缘灭,弹指一挥间。那我宁肯守着一份寂寞,也不愿在若干光阴流逝之后泪流满面地去凭吊一场风花雪月的过往。

  在这个激情泛滥的年代,我悄悄地恋上了寂寞。

    金婷出国已经有一个月了,今天她回国了。

    今天蓝俊放学了,在一个雨丝飘零的黄昏,他走在那条梧桐道上。隐隐约约地,他看见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她!

    蓝俊:“吴琪!”

    他看见吴琪没有打伞。雨水淋湿了她单薄的衣服。

    蓝俊温柔的撑起伞,把吴琪搂在怀里。

    吴琪:“别这样,还在学校附近,别给别人看见。”

    蓝俊:“怕什么,我就是想让别人知道,我爱你。”

    吴琪停住了脚步:“今天她要回来了。”

    蓝俊:“我知道。”

    吴琪:“你打算怎么办。”

    蓝俊:“我会想办法和她说清楚的。”

    吴琪:“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蓝俊:“什么?”

    吴琪:“你真的想清楚,爱的是谁了吗?”

    蓝俊:“是的。”

    吴琪:“我真的爱我吗?”

    蓝俊没有说话,他丢了伞,温柔的拥吴琪入怀。

    蓝俊再吴琪耳边一字一句的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吴琪也没有说话,只是深情的望着眼前的他,她希望他现在说的话是真心的。

    来到蓝俊家门前:“要不要上去坐坐。”

    吴琪:“不用了,我还要回家写作业呢。”

    蓝俊:“让我抱一下可以吗?”

    吴琪:“刚才不是抱过了吗?”

    蓝俊:“再抱一下。”

    吴琪答应了他,再夕阳下,他们是一对多么幸福的恋人。

    可是不巧,金婷正好看见了,在远处蓝俊看见了金婷。

    蓝俊:“金婷?!”

    金婷落下了伤心的泪水,转身就跑。

    蓝俊还站在原地。

    吴琪:“你在干什么,还不去追,和她说清楚。”

    蓝俊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追了过去......

    金婷跑到大街上,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地往下掉,眼睛完全被泪水包围,视线变得异常模糊。

    蓝俊追到了金婷:“金婷,你听解释。”

    金婷:“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蓝俊,你给我听着,我恨你!”

    蓝俊:“别这样好吗?”

    金婷完全不听蓝俊解释,终于挣脱了蓝俊,往大街对面跑去,但是正当这时一辆大卡车飞速前来。

    只听见蓝俊斯声裂肺的喊了一声:“金婷!”

    只见马路中央金婷直挺挺的躺在那里,周围全是流淌的鲜血......

    蓝俊脑子瞬间一片空白,耳朵好像失聪一般完全听不见四周任何声音,在这样短暂的停留之后,蓝俊疯一般的冲到马路中央,抱起金婷。

    蓝俊看见金婷满脸血水,瞬间眼泪决堤:“金婷!你不能死,不能死。”

    金婷拼命睁开眼睛,用最后尽一丝力气:“我......我......是真的......爱你。”说完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蓝俊崩溃了:“金婷!我也爱你......我也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却还故意装做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一周之后金婷的遗体被火化......

    蓝俊深深的感受到,自己竟令一位深爱着他的女孩丧失了生命,他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每天沉浸在酒吧中......

    吴琪:“你天天这样,到底想干什么,就算你把自己喝挂了,金婷也不会复生的。”

    蓝俊:“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办,一切都是我的错,吴琪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我怕我会伤害你。”

    吴琪:“你辜负了金婷,你难道还要在辜负我吗?你让我离开你,难道这就不是伤害了吗?我怎么能忍心看你天天这样颓废下去,你给我振作一点。”

    蓝俊:“你别管我。”

    吴琪:“我不管你?我怎么能不管你,因为爱你,我才会管你,因为爱你,我才希望你能回到以前的开朗的蓝俊,因为爱你,我希望你能振作,因为爱你,我要你清醒过来,蓝俊!你明白吗?”

    蓝俊:“你真的爱我吗?我会伤害你的。”

    吴琪:“我不怕。”

    蓝俊沉默了。放下酒瓶拥她入怀。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