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暗恋の四叶草(九)  

2009-03-18 10:52:44|  分类: 暗恋の四叶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角,人潮,转身处,你的笑脸如此熟悉,可是你的眼神如此陌生,陌生地,让我泪如雨下。
  如此伤感的一句话,怎能诉说着时间的残忍:原来,一切皆可成为过去,已走的,不会再回来,有些情怀,淡去不可追。

    淡淡想起人间因缘,时间的神奇之手,印证着我的话:来去皆是缘。

    是的,人生,总是免不了聚散。
  想起小时候常常把同学当成朋友。因为不知道什么是朋友,便把朝夕相处的同学误认为朋友,真是天真得可爱。后来一点一点地长大了,有些同学变成了朋友,有些同学仍是同学,有些由同学变成朋友的人因为现实中距离的疏远再度变回同学。


    无法回头去怀念些什么,日子每天在过,人总要往前走,回头看纵然是对自己的心诚恳,却也是残忍。
  不可否认,生命中总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来了又去,有些人去而复返,有些人近在咫尺,有些人远在天涯,有些人擦身而过,有些人一路同行。无论如何,终免不了曲终人散的伤感。然而同学究竟不是朋友,在某两条路的尽头相遇,结伴同行了一段路程,又在下一个分岔路口道别。


    曾经的相处,开心或不开心,都已烟消云散,在分别的时刻都能微笑着挥挥手说声再见,仅此而已。同学仍是同学,即使一度变成了朋友,最终仍变回同学。
    无数的相遇,无数的别离,伤感不多,或许不舍,但总是很坦然地告诉自己,这便是生活。至于我们遇见了多少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意。
  曾过相拥在怀深情无限的人,时至分离,或许曾经以为刻骨铭心不可忘,执着挣扎,可是,当情缘已是无可回头,等待是徒然的时候,我们总会放下的,感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在面对分离的时候,你可以努力,但情这回事,真的不是努力了就有结果的,因为另一个人,有自己的思维方式、决择权利,不是你所能控制左右的。


    无论你多么在乎一个人,当他(她)坚决离开你的时候,我们能做的,是尊重他(她)的选择。区别在于,尊重别人的选择或现实的残忍,有的人用了三年,有的人用了三月。三年与三月,不仅关乎感情的深浅,也关乎一个人对感情的态度,更关乎一个人对感情的感悟力。
  感情再深,恩义再浓的朋友,天涯远隔,情义,终也慢慢疏淡。不是说彼此的心变了,也不是说不再当对方是朋友,只是,远在天涯,喜怒哀乐不能共享,原来,我们已是遥远得只剩下问候——问候还是好的,至少我们不曾把彼此忘记。


    人生的很多时候,我们的路其实都是孤独的,那是来自于生命深处最终的荒凉。再有情义的朋友,你不得不接受空间的距离,也不能否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我们都没有能力完全分享别人的心绪。
  许是看得太多,才会看得如此之淡。也曾静静等待离去的人归来,也曾婉惜亲密无间的朋友竟相对无言,可那毕竟是人生必然的结果,从容接受,才是最好风姿。
  看到太多朋友,面对情缘离逝,仍执着不肯放手,拾起了爱情,却滴下了眼泪。想起看过的一个心理寓言:
  玫瑰花枯萎了,蜜蜂仍拼命吮吸,因为它以前从这朵花上吮吸过甜蜜。但是,现在在这朵花上,蜜蜂吮吸的是毒汁。
  蜜蜂知道这一点,因为毒汁苦涩,与以前的味道是天壤之别。于是,蜜蜂愤不过,它吸一口就抬起头来向整个世界抱怨,为什么味道变了?
  终于有一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蜜蜂振动翅膀,飞高了一点。这时,它发现,枯萎的玫瑰花周围,处处是鲜花。
  于是总是会对一些朋友说:结束也是另一种开始,告别错的,才能找到对的,空出的杯子,才能装喜欢的饮品。
  远在天涯的朋友,或许已是遥远得只剩下问候,但我们毕竟曾结伴同行。生命中,总有些人,安然而来,静静守候,不离不弃;也有些人,浓烈如酒,疯狂似醉,却是醒来无处觅,来去都如风,梦过无痕。想起缘深缘浅,皆是这般,还是淡然而笑,随缘来去换满心从容。
  只是,亲爱的,曾在某年某月,我也曾孤立街中,想起你含笑的双眸熟悉的脸,风中飘扬的我的长发,轻缠你心;也曾在某个清冷的冬夜,一杯清茶一点泪,想起亲爱的,你怎么真的如此离去?你可知道:Imissyousomuch!也曾问过,亲爱的,我是你的谁?你是我的谁?我们是谁的谁?谁又是谁的谁?
  躲在某一时间,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躲在某一地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却依然牵挂的人——这样伤感的美丽,我想,每个人都曾有过。
  其实,有缘相聚,有缘相遇,便足矣。
    悄悄然的,不知不觉的春天已经来到。桃花开了,在桃花怒放的季节里。
    在三月里,没有悲伤,没有忧郁,只有孩子们嘴边的一丝笑容。  
    天空中,云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它似乎也想来人间与孩子们一起玩耍。


    邱亦枫常常一个人享受着阳光,背后的矮墙上,刻着一个快乐的小女孩的背影,草地上,开满了蝴蝶花, 一个小男孩正拉着妈妈的衣脚闹着买娃娃。
    在扬春三月里,眼泪不能悄悄留,他常常想着,如果他有一双翅膀。 就可以飞翔,在三月里,路还在延伸,他向前走,却感觉不到生活的艰辛。


    抗雪灾后,邱亦枫回到杭州,又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去,现在他是高三的学生,马上就要面临高考了。
    在回到杭州的第二天,李凯和李晓寒越邱亦枫来到咖啡厅。
    李凯:“兄弟,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先恭喜你回到杭州。”
    邱亦枫:“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记住珍惜眼前人,不要等到失去后才后悔就好了。”
    李凯看了看李晓寒:“你放心,只要我的心还在跳,我就会好好珍惜她的。”
    邱亦枫和李晓寒说:“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虽然失去我是你的损失,但是李凯会弥补你的损失,给你更好的未来。”
    李晓寒:“亦枫,谢谢你的理解。”
    李凯:“我们去唱歌怎么样。”
    李晓寒:“好啊好啊,叫上你那个叫陆明的一起,他唱歌真的很好听。”
    李凯:“没问题。”
    三人约好陆明来到KTV
    四人在KTV里如痴如醉
    陆明:“你知道吗?学校要举办第三届校园歌手大奖赛了。”
    李凯:“是吗?那你刚好去比赛啊。”
    李晓寒:“是啊,你唱的这么好,一定是冠军。”
    陆明:“谢谢你们的支持。”
    邱亦枫:“还有我,我也支持你。”
    陆明:“谢谢了。”
    时间过得真的快,校园歌手大奖赛在众人期待中拉开帷幕。
    陆明顺利过了海选,50进20,20进10,10进5,5进3,陆明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晋级,终于到了冠军争夺战了。
    吴琪:“下面掌声欢迎陆明为大家演唱《北极星的眼泪》。”话一说完掌声雷动。 乐声响起,琴音缭绕。
    陆明先向大家鞠躬:
        像断了线
        消失人海里面
        我的眼终于失去
        你的脸
        再等一会
        奢望流星会出现
        愿
        如果真的实现
        爱能不能永远
        明天
        或许来不及变
        但曾经走过的昨天
        越来越远
        北极星的眼泪
        说不出的想念
        原来我们活在
        两个世界
        北极星的眼泪
        你哭红的双眼
        被淋湿的诺言
        淹没在心里面
        我抬头看着
        爱不见

        再等一会
        奢望流星会出现
        愿
        如果真的实现
        爱能不能永远
        明天
        或许来不及变
        但曾经走过的昨天
        越来越远
        北极星的眼泪
        说不出的想念
        原来我们活在
        两个世界
        北极星的眼泪
        你哭红的双眼
        被淋湿的诺言
        淹没在心里面
        我抬头看着
        爱不见

        当对的人
        等不到对的时间
        就在放放开手的瞬间
        爱撕成两边
        北极星的眼泪
        说不出的想念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
        北极星的眼泪
        你哭红的双眼
        被淋湿的诺言
        淹没在心里面
        我抬头看着爱
        不见
        整个宇宙都
        流眼泪
    一曲唱完台上台下鸦雀无声,都被他的歌声所陶醉,陆明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连吴琪都忘了报幕。这时只听见台下不知是谁发出了阵阵掌声,这时全场的人才从陆明的深情中走出来,顿时全场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久久不能停止。
    毫无悬念当晚冠军就是陆明,颁奖的时刻到了,吴琪身穿洁白的晚礼服,犹如翩翩仙子,她缓缓走上台,来到陆明前面。
    吴琪:“恭喜你陆明,冠军!”
    陆明被眼前的女子所吸引,完全不顾要领奖这回事。

    吴琪感到纳闷:“陆明!陆明!”这时陆明才醒来。
    陆明:“哦,谢谢你。”
    比赛结束,李凯他们为陆明庆祝,陆明明显魂不守舍。
    李凯:“陆明,你怎么了?”
    陆明:“你们知道刚才的主持人叫什么吗?”
    李晓寒:“哦,我知道,她是高三一班的叫吴琪。怎么你喜欢她?”
    陆明脸红了。
    李晓寒:“呦呦呦,还脸红啦。怎么你真的喜欢她啊。”
    陆明:“恩,我想是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