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色记忆1991

选择沉默,让我失去的太多太多,厌倦等待,仍在等待

 
 
 

日志

 
 
 
 

暗恋&旋转木马(十三)  

2008-11-23 11:43:13|  分类: 暗恋の旋转木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上最凄绝的距离是两个人本来距离很远,互不相识,忽然有一天,他们相识,相爱,距离变得很近。然后有一天,不再相爱了,本来很近的两个人,变得很远,甚至比以前,更远。
    缘起缘灭,缘浓缘淡,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我们能做到的,是在因缘际会的时侯好好的珍惜那短暂的时光。

    同一个人,是没法给你相同的痛苦的。 当他重复地伤害你,那个伤口已经习惯了,感觉已经麻木了,无论在给他伤害多少次,也远远不如第一次受的伤那么痛了。
    爱火,还是不应该重燃的,重燃了,从前那些美丽的回忆也会化为乌有。如果我们没有重聚,也许我僭带着他深深的思念洽着,直到肉体衰朽;可是,这一刻,我却恨他。所有的美好日子,已经远远一去不回了。
    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你的言语,我爱听,却不懂得,我的沉默,你愿见,却不明白。
    守在病床前的涵洁心情极度复杂,面对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好友结婚的事实,她原以为自己早已不在乎,可是感情好像一个圆走到最后又回到了起点,她不知道自己该以怎样的心态来面对他,回想起以前的种种,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这时韩枫杨醒了。
    韩枫杨:“涵洁是你吗?我再做梦吗?”
    涵洁:“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韩枫杨:“你哭了。”
    涵洁:“我,没有。”涵洁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韩枫杨:“还说没有。你骗不了我的。”
    涵洁:“你还是那么了解我。”
    韩枫杨:“不!我一点也不了解你,你最近还好吗?”
    涵洁:“我......还好,你呢?”
    韩枫杨:“你觉得呢?”
    涵洁:“刚结婚的你,应该过的汗快乐吧。”
    韩枫杨:“不!我一点也不快乐。”
    涵洁:“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涵洁刚起身准备离开时,却被韩枫杨拉住了。
    韩枫杨:“涵洁,你别走,别离开我。”这时的韩枫杨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
    面对韩枫杨的不舍,涵洁瞬间泪流成河,但是想到韩枫杨已经河静雅结婚了,她擦干了眼泪。
    涵洁:“你放手,这样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韩枫杨:“不!我不会再放手了,涵洁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和静雅幸福的再一起,可是我错了,这几天我天天喝酒为的就是借酒来忘记你,可是我发现即使是我喝醉了,我脑海里也全是你。”
    涵洁听到韩枫杨的话,恼火极了给了他一个耳光。
    涵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一定是还没有清醒,我想我还是走吧。”
    韩枫杨死死抓住了涵洁的手,涵洁拼命的挣扎,最后把韩枫杨重重的甩在了地上。
    涵洁看到韩枫杨被摔在地上心痛不已,连忙把韩枫杨扶起,这时韩枫杨一把抱住了涵洁。
    韩枫杨:“涵洁,求你别离开我,求你了。”
    涵洁拼命挣扎了好久:“你放开我,这里是医院。”
    韩枫杨:“我不管。”说完他用全力吻了涵洁,涵洁依然挣扎,但是最后还是停止了,两人陷入深深的吻中,难以自拔......
    过了好久,韩枫杨放开了涵洁,两人拥抱在一起
    韩枫杨:“涵洁,别离开我,好吗?”
    涵洁:“可是,我们怎么向静雅解释呢?”
    韩枫杨:“爱情是自私的,我想她会明白的。”
    涵洁:“地上冷,我们起来吧。”于是涵洁把韩枫杨扶到了床上,帮他盖好了被子
    旋转木马是见证两个相爱的人的爱情游戏,只要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同时坐在旋转木马上,木马就会载着他们到一个完美的天堂,他们的爱情就会天长地久!!
    这时雨珊来了
    雨珊:“涵洁,听说韩枫杨再医院里,现在好了吗?”
    韩枫杨:“你说我好了吗。”
    雨珊:“哦,那既然你好了,涵洁,我们走。”
    涵洁:“去哪儿?”
    雨珊:“去哪里,也比呆在这里好吧,面对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我看了就倒胃口。”
    涵洁看了看韩枫杨,韩枫杨也看了看涵洁,两人笑了。
    雨珊不解:“你们笑什么?”
    涵洁:“没什么。”
    雨珊:“一定有问题,那你到底走不走。”
    涵洁:他一个人在这里,好像不大好吧。”
    雨珊:“也对,那再等一会吧。”
    过了很长时间,静雅终于回来了
    静雅:“你们都在啊。”
    雨珊:“你去哪里了这么久,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走了。”
    静雅:“哎。你们等等。我要你们做个见证。”
    涵洁:“什么见证?”
    静雅:“韩枫杨,这是离婚协议书,这要你在上面签字,我们就可以离婚了。”
    涵洁:“什么!离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雨珊:“离婚?你们才结婚几天啦。”
    静雅:“枫杨,你要不要签。”
    韩枫杨:“那你怎么办。”

    静雅:“什么怎么办,我们还年轻类,况且又没有小孩。”
    韩枫杨:“我......”
    静雅:“哎呀,你就别啰嗦了,快签!”
    涵洁:“静雅谢谢你。”
    静雅:“你要是真心谢我,你们以后就要彼此关心彼此照顾。”
    韩枫杨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之后,静雅终于松了口气
    静雅:“对了你妈那边你打算怎么解释?”
    韩枫杨:“我不知道,倒时候再说吧。”
    静雅:“我看也只能到时候再说了,那我先走了,你们好好照顾她吧。”
    涵洁:“你去哪里?”
    静雅:“找属于我的爱情去啊,呵呵。”
    静雅走了。
    涵洁:“枫杨,这么晚了我要回去了,你一个人能行吗?”
    韩枫杨:“我又不是四肢残疾了,可以的。”
    涵洁:“那我们就走了,再见,明天给你带好吃的。”
    韩枫杨:“恩好的。”
    晚上静雅来到酒吧,点了一打啤酒,一个人在哪里喝,宫宇俊看到她喝的这么夸张就过去阻止了。
    宫宇俊:“小姐。酒不是这样喝的。”
    静雅:“你是谁啊。”
    宫宇俊:“我是这里的老板。”
    静雅:“哦。”于是继续在那里喝
    宫宇俊:“小姐你这样喝会醉的。”
    静雅:“是吗?我到想醉。”
    宫宇俊:“你有不开心的事吧。”
    静雅:“我不开心?笑话,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宫宇俊:“好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静雅:“我有一个很好的姐妹,她从小就喜欢一个男人,他们彼此恩爱,因为一件事,男孩和她分手了,和另一个女孩结婚,可是男孩并不爱另一个女孩,天天郁郁寡欢,于是那个女孩就和那个男孩离婚了,男孩就又和她再一起了。”
    宫宇俊:“听起来,好像挺凄凉的,那另一个女孩呢?”
    静雅:“呵呵,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呗。”
    宫宇俊:“啊!那......你不就是......”
    静雅:“我很伟大是不是。”
    宫宇俊:“那你喜欢那个男孩吗?”
    静雅:“喜欢又怎么样,总不能夺人所爱吧。”
    宫宇俊:“其实,你和我挺像的,说不定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
    静雅:“好啊。我叫静雅,你呢?”
    宫宇俊:“我叫宫宇俊。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静雅:“恩。”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